市县政府企业招商趋势问题研究

近两年来,通过断断续续的调查,发现招商引资在市县问题越来越严重。
从以下几段(市)县委书记的讲话中,可以看出招商引资工作中显现出来的投资饥渴症已经达到什么程度:
——“市委、市政府在全市开展招商引资竞赛活动,可以预见,今年的招商引资竞争将更加白热化,到了你拼我抢、刺刀见红的时候。这个时候,就看我们能不能抢得过人家、拼得过人家。”
——“要用‘兵临城下’之势,保持招商引资、项目建设的浓厚氛围和高压态势。
1、竞赛活动期间,所有的县四套班子领导和部门、乡(镇)的主要领导,每月外出招商不少于两次,时间不少于三分之一。
2、每月调度、通报没有外出招商的部门、乡(镇)主要领导,由县委常委、组织部长找其谈话。带队的县级领导没有外出招商的,向我和县长说明情况。竞赛期间,每月排位后三位的招商队,招商队队长向我和县长说明情况;每月排位后三名的部门、乡(镇)主要领导,由县委副书记找其谈话。竞赛活动结束后,排位后三名的部门、乡(镇),其主要领导到县电视台公开表态。
3、招商引资和项目建设不力、排位靠后的,该单位、部门、乡(镇),原则上不提拔重用干部;后备干部未外出招商的,原则上不考虑提拔重用。谁英雄谁好汉,招商引资赛场上比比看。”
——“我们不搞一票否决,但是,对于那些总是不能胜任全党抓经济要求,长时间在招商引资、项目建设上无所作为的单位主要负责人,要坚决从领导实职上调整下来;对于在招商引资上取得突出成绩的有功人员,按程序予以提拔或重用。
日前,县招商引资领导小组下发《关于进一步加强招商引资考核调度的实施办法》,根据《考核调度实施办法》规定,连续两季度考核调度倒数第一名的单位主要负责人‘离岗’招商。”
——“全县上下必须牢固树立‘发展第一、项目为大’的思想,必须始终把项目建设作为‘天字号工程’、‘一号工程’,全力加以推进和落实。
对招商引资有功人员,除了按县里的规定给予物质奖励以外,还要让引进项目的功臣既发财又当官,名利双收。
各单位在岗人员,凡引进3000万元以上大项目的,经考察可以破格使用,一般人员提拔为副科级干部,副科级干部提拔为正科级干部,正科级干部给予重用。
对引进5000万元,特别是亿元几十亿元大项目的,可‘一事一议’研究奖励政策,安排住房、子女上学就业、家属调转工作等一切要求,在可能的情况下都可以考虑,都可以研究,都能够办到,最大限度地满足你们的要求。在项目面前,一切皆有可能。”
在招商引资的大潮中,“引税”“协税”活动逐渐由地下走向地上,很多地方堂而皇之地把引税活动称为“发展本部经济”。
中部某省V县是国家扶贫开发重点县。近年来,主要经济指标特别是财政收入迅速飙升。开发区成为这个县招商引资工作的金字招牌,有关材料称,落户园区企业已达35户,开工企业22户。
知情人说,实际生产或经营的不超过5~6家,生产型企业只有2户,税收加在一起不超过400万元。其余都是在外地生产或经营的注册公司。比较大的有铁矿粉,年缴税金超2000多万元。各乡镇也有一批类似企业。某镇的物流公司,镇长从没看到过运输车辆,但却缴税400多万元。
这个县引税成果如此显赫,主要靠两手:
一是靠政策优惠。凡到该县纳税的,由财政按纳税额的25%,以科技扶持资金的名义返给企业。
二是靠重奖重罚。县委、县政府制定了《招商引资奖惩规定》和《招商引资考核办法》,按单位和副科级以上领导干部两个口径下达招商引资任务。实行月通报、季考核、半年总结的考核办法,并将考核结果与干部任用选拔结合,明确提出以招商引资成果定奖惩、论英雄、排座次。
一年完不成任务通报批评、两年完不成任务亮黄牌、三年完不成任务免职,保持了招商引资工作的高压态势。县委提出,要创出“政策最优惠、环境最宽松、服务最周到、投资最赚钱”的“四最”品牌,形成招商引资工作的核心竞争力。
某省招商引资先进县在新年招商规划中明确规定,要引进年纳税200万元以上的“总部经济”项目25个。
表面看,招商引资确实拉动了地方投资额、GDP和财政收入的增长,但从宏观上看,以血拼优惠政策为主要手段的招商引资得不偿失,弊端多多。
它迫使欠发达地区竞相降低准入门槛,不断攀升招商成本;它干扰国家宏观调控政策贯彻实施,使固定资产投资规模不断膨胀,低水平重复建设日趋严重;它阻碍经济增长方式转变,使资源浪费和环境污染等弊端迟迟得不到解决;它使巨额财政资金流入投资者的腰包,拉大了贫富差距;它不断浓化“重商轻民”的舆论氛围,百姓不能在期中享受发展的成果;它助推急功近利行为,催生形式主义、虚报浮夸之类的不良风气……
随着科学发展观的提出,学界和媒体对政绩饥渴症、项目崇拜症的批评越来越多,各级领导机关也一再强调转变增长方式,但收效甚微。这固然与地方政绩观不够端正、执政为民的理念不够牢固有关,但主要是客观环境、现行体制造成的。
首先是财政分灶吃饭和过度向上集中的体制,迫使地方不得不千方百计甚至不择手段地抓政府收入。
其次是以经济指标为中心的政绩评价及干部选任制度,促使地方官“政绩饥渴症”久治不愈。
再次是财税法规和政策执行不严,欠发达地区几乎所有的市县都在实行变相的土地出让金及税收返还政策,但无人受到追究。
可见,消除招商引资中的乱象,必须由高层下决心,在优化政治生态和政策环境上下功夫。从长远说,应通过10年左右的准备和探索,进一步建立名副其实的执政为民、对下负责的领导体制。眼下,应在继续完善财政转移支付制度的同时,尽快在3个关键环节上有所突破:
一是取消弊多利少的政绩考核,至少应该取消对招商引资上项目的考核,以求釜底抽薪之效。
二是调整财税政策,严肃财税纪律。下调税率,减轻企业税负,同时提高劳工最低工资标准;进一步明确土地出让和税收调整或减免权限,对违反相关法规的,严肃查处。
三是以壮士断腕的勇气解决党政机关和事业单位人员膨胀,压缩行政性开支规模。

没有账号? 忘记密码?

社交账号快速登录